fbpx

疫情期間生活提案②

作者/楊旻鑫執行長

疫情期間,很多人生活節奏改變,孩子在家不能上學、也不少人改成在家工作。這些變動,讓我們開始需要重新設計生活的時間:之前移動去上班或上學的時間感,跟現在所有事情中斷得在家完成的兩種時間感是會不一樣的,所以在家裡的生活節奏、時間安排,其實不能像之前一樣那麼精準,或者刻度一板一眼,大方向來說時間要變得放寬一點。

給在家上班帶小孩的【家長】:寬鬆的待在家裡學習

以線上教學來說,如果還是四十分鐘到五十分鐘一節課,已經實行一個月下來,發現小朋友的執行度顯得有困難。學校的運作是靠鐘聲還有整個環境的氛圍在上緊發條,一節一節課地快速轉換時間。而在家裡面沒有辦法這樣轉換,如果是舊學制來說,大概是一節一節的時間換成一段一段的時間感,而現在可能一個學習段落是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中間要有一個適度的彈性休息時間。

簡單來說,以前一個早上有四節課,現在是一個早上大概只能排兩段的學習時間,中間轉換還會有適度的休息。時間的間隔要變得很寬鬆,裡面會塞了很多破碎的小活動,會吃點心、會跑去上廁所、會跑去跟爸爸、媽媽說話,或是會跑去玩玩具。這樣中間塞了很多破碎的活動,可是整體時間間隔拉開,這個是家長要開始看見或忍受的。

家長要開始改變對於『效率或學習』的心態,要知道在家裡小孩子的學習效果,其實不會比在學校有教學環境的狀態之下好,在家裡就是會比較鬆散,所以整體的學習感就會差很多。學生回到學校、補習班、安親班的學習效果還是比較好。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當數位遊牧民族,或者是學習遊牧民族。遊牧民族的呼喚存在於某些人的血液裡面,不是所有人的血液裡面。在這兩三個月漫長無止境的暑假狀態之下,家長反而要重新思考什麼叫『學習』,對學習的要求跟標準得拉鬆、拉寬。

現在全世界已經線上學習一年多了,事實上多數小朋友都處在失學的狀態,看起來有線上授課其實沒進度。尤其這跟社會經濟背景關係密切,資源充足的家庭才能夠把許多精力或是陪伴的力量都灌注在孩子身上。不然大部分家庭都是放牛吃草,又要顧工作又要顧三餐,還要整理家裡,怎麼會有力氣再去盯小孩子的學習細節呢?

你可以發現現在社會多數學習與教育的責任有不少已歸屬給學校了,一旦學校開始失去它的功能,把責任還給家長的時候,很多家長其實一方面會有種崩潰的感覺;一方面也發現無法勝任指導孩子學習的這項任務。

所以這是一個重新定義學習或是家庭關係的時機,很多家庭面臨到很多挑戰。在過去,學校承擔很多父母指導孩子的責任,如今老師鞭長莫及,老師遠在天邊變成線上的訊號。實體在指導學生精進,觀察孩子學習反應的這個責任推回來給家長了,其實也就是還回來給家長了。

當然教育的責任落在誰身上,其實是一個矛盾且敏感的地方。很多老師認為其實核心還是家長要承擔,不可諱言的是,越來越多家長他們是沒有力氣負荷,也不想要承擔這個教育的責任。過去尤其是亞洲國家,把它包給安親班、包給學校老師,好像小孩的學習成果、教育責任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當然這有巨大社會背景的意涵,後現代社會、資本主義的發達,讓雙薪家庭越來越多,所以陪伴小孩的時間其實更加減少。在過去社會裡面,容易是爸爸出去工作,媽媽在家裡陪小孩。現在父母跟小孩子能夠相處的時間,很容易只有假日時間–甚至更少,如果假日小孩還補習的話。

現在這個社會處在矛盾中,一方面好像越來越注重小孩子的權利跟品質;一方面親子之間親密的時間跟品質似乎越來越減少或是很多人並不重視。疫情期間轟然一響好像把既有的軌道打散了,每個父母都要重新發現小孩子就待在家裡,像過去農村時代一樣,沒有補習了,有大把的空白時間在家裡鬼混,在家裡遛達,父母跟小孩會有大量的時間相處,這個是一個很大的考驗或是新的時刻,開始思考父母跟小孩之間有沒有辦法磨合,有沒有辦法連結,能不能承擔起以前丟給學校老師的教育責任,現在自己拿回來開始陪小孩學習。

有衝突該怎麼辦呢?這是一個特別的時機。夫妻之間,如果兩個都待在家上班的話,也有更多相處時間。不過這個答案也出來了,全世界的人類都沒辦法通過這個考驗,或是說的確現在社會人跟人可能沒辦法長時間密切地相處,所以全世界的家暴率、離婚率都增加了。表示伴侶要大量的面對面、大量的朝夕相處,彷彿像坐牢一樣痛苦。

父母跟小孩子也沒辦法一直在一起生活、學習、玩樂。真的知道這個困境願意去面對的家庭,就可以把握機會把它當成一個新的學習時刻,重新去定義什麼叫做『家庭生活』。

✅ 大心診所官方網站
 大心診所粉絲團
✅ 大心診所部落格
 大心診所Youtube頻道

Author

yr3zi98y6xu5@sg2plcpnl0083.prod.sin2.secureserver.n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