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阿信是怎麼煉成的?】

跟大老婆的宿命有點相似,阿信也是文化下的產物,在台灣,阿信指的是那種過度刻苦耐勞的女性原型。

  基本上這個世界的確仍是父權為主的社會,在亞洲文化更加明顯。女性的受限跟打壓在亞洲一直以來存在著,華人女性一定也是有這樣的命運。當然每個華人國家、地區不太一樣,台灣算是又進步一些,但是過去重男輕女的社會文化對女性的約束,的確讓蠻多女性擁有一些共同的面貌跟性格。台灣女性百分之六十到七十個性比較忍耐,走刻苦耐勞能幹路線;百分之二、三十在家裡則備受寵愛。台灣人也有疼女兒的習慣,有些人從小就被寵到大,成為驕縱跋扈的公主。然而大多數女性其實都被訓練承擔比較多的責任,要比較會忍耐、否定自己的情緒、退讓比較多的這種狀態。

  百分之六、七十女性中的三分之一,犧牲程度更加極端,更善於吃苦耐勞,我們就稱之為「阿信」的路線。阿信是以前日本電視劇中,一位知名代表性人物。她從小要養弟弟,刻苦耐勞地當童養媳,幫傭打工,吃得苦越來越多,做越來越多事情,最後開髮廊、開超市,婚後還要養一個廢物先生,要養一些廢物兒子。她是很多日本女性命運的縮影。那時候電視劇很火紅,大家看了都心有戚戚焉,到台灣也是引起一陣熱潮,所以從此以後我們就把很會吃苦耐勞,做事很能幹又犧牲奉獻的女生都叫做阿信。知道這個詞,多少有時代背景的差異,約莫是三十歲以後的成人所熟知。

  阿信在職場上,常常都會被同事壓榨。主管也會交給她們很多責任,加班到很晚,刻苦耐勞做很多事情,承擔很多責任。當然在婚姻裡面就是照顧先生,養兒育女,聽婆婆的要求。上班很忙還要回家煮飯,家事都是他們在做。

  隨著科技進步,其實生活品質的細節要求是可以越來越高的,所以對一個家應該要有什麼樣的狀態,能力好的女性是可以無止盡的往上要求自己,做不好容易有罪惡感。以前洗衣服可能都很容易髒髒、黃黃的,到現在都有掃地機器人的誕生,各式監控家裡的儀器。對於家的品質要求是可以永無止盡地再提升的。就像我們現在對孩子的要求跟監控比以前的父母細緻跟綿密許多。以前的父母很多根本連聯絡簿都不看的,現在大部分的家長都還是會看聯絡簿,中產階級以上的家庭都是非常鉅細靡遺地關切孩子上學學了什麼東西。

  所以一個阿信媽媽是可以把自己的控制(魔掌)伸到每個地方的,她們做事要求高品質,也有很多的控制,同時也承擔很多責任,所以她們有很多身心症的問題。可能睡眠不好、食慾不佳、很多疼痛的狀況、慢性疲勞問題、焦慮的狀況、容易頭痛睡不好,這些叫做自律神經失調的狀況都越來越嚴重。

  在工作上面她們很能幹,在家庭上則喘不過氣來,永遠都在擔心小孩的表現。慢慢不知不覺疏忽跟先生的情感,先生也不想要理他們,去外面找樂子。所以一個家庭重擔都落在她身上,可是最後她卻一頭空。通常累積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大概花兩到五年的時間,她們會慢慢無助地發現自己陷入一種低潮的狀態,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來,開始鬱鬱寡歡不快樂。其實已經往深度無力感,慢慢往憂鬱的狀況邁進了。

  所以有一天她們會突然喘不過來,是真的胸悶無法呼吸,會突然覺得自己人生沒有意義,疲累沉重感會突然把她們壓垮,於是她們就會突然覺得說不定死掉比較輕鬆。如果她是能幹一點的女性,通常工作的辦公大樓都會很高,她就會看著辦公室的窗外,突然產生一股誘惑,讓她覺得跳下去也許比較輕鬆。最後一刻會有個理智拉住自己:「不行!我要有責任感,我不行這樣。」然而這時候她整個黑暗的狀態已經纏住她了,其實她已經累積五到十年的疲累跟憂鬱的狀態,這時候要調整回來其實已經很不容易了。

  當然她發現她的人生沒有希望,很容易痛苦,想哭易怒,這時候情緒才出現。但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也就是說她可以感受到的情緒,早就已經是淹出來的大水,潰堤的水越過重重高高的堤防,已經淹到不能再淹,她才感受得到那些情緒的浪潮,其實累積的苦難已經很強烈、很深刻了。

  像這樣累積很多痛苦、犧牲奉獻的女性,要先知道她需要被疼惜,需要休息。不可以再有那麼高的標準,要打破完美主義或高標準的習慣,要開始放手,允許有些事情做不好,敢讓其他人承擔。別人做一定效果沒那麼好,可是她要能夠接受就是會有些狀況出現。

  她要學習忍耐或習慣這些失控狀態,甚至她要開始學會示弱。她們通常都被要求不可以示弱,她也很討厭弱小的自己,因為弱小的自己會使她聯想到以前仍是小孩的狀態,在哭或是偷懶的時候,被媽媽斥責的經驗。她們的母親通常也都是很嚴厲、負面地對待他們,說她是沒有用的,只要有一點點像小孩子的姿態,做不動或是在那裡耍賴,就會招來嚴厲的攻擊跟批評。

  這種女孩其實從小就被要求當成大人對待,她要能夠體諒父母、照顧父母,扛起一家的責任。她要嘛是大姊,要嘛是家中最能幹的人。家裡一方面期望她做很多事情,一方面又覺得她做這些事情是應該的,很理所當然。所以一方面依賴她一方面也利用她,大家都是沒有感覺的。因為父母自己也亂,可能有一個落魄的爸爸或是有個情緒不穩定的媽媽。家庭是失功能的,當大人是有狀況的,我們會稱作失功能的狀態。家庭責任、功能就會轉嫁到一個願意扛起來的小孩身上,她就會瞬間長大,這稱為「親職化」或「姊代母職」。

  所以她其實也要原諒自己,還好有這樣子的自己協助家裡撐起來,這其實是不得已的,這個時空已經過去了。不用再用過去那種逃難求生存的姿態繼續生活,現在已經長大,沒有那麼危險了。

  她接著要重新處理跟父母的關係,她可能會短暫的先經歷對父母的失望跟怨恨。原來父母把那麼多的責任轉嫁到我身上,真是太不公平了,真的是很糟糕。她開始要找回這些感覺,重新消化對父母的失落感,同時也要發現自己責任已經完成了。要發現自己被『孝順』這個概念綁住,不能那麼容易有罪惡感。有些東西做不好,要練習說沒關係,不能一直攻擊自己、虐待自己,被責任感跟罪惡感給折磨。

  同時還要克服自我價值感的重新設定。她們通常藉由過度付出,藉由別人的肯定,才能認同自己是有用的,自己是夠好的。所以這也算是一種心理需求:「我要做的好,人家才會把我當一回事。」這個觀念慢慢要調整或戒掉。不是付出後別人肯定自己、依賴自己,我才是好的、有價值的。要把自我價值感的需求從他人身上脫鉤,自己給予自己肯定,說我已經夠好了,我是有價值的,這樣才不會被別人勒索或操弄。所以她要有勇氣脫離藉由付出得到自我價值感的心理陷阱,不然會造成惡性循環。她要允許自己有時候就是沒有用的,沒有價值感,要說沒關係,甚至還要練習被人家照顧。

  如果她做心理治療的話,要練習有個心理師能看見她的苦,她開始變成小孩子,體驗被人家理解。心理師不一定能幫上什麼忙,卻能好好地懂她的心情,是一種提供『母親功能、母親經驗』的狀態。不能說「知道苦又有什麼用!?」,這樣又回到功利主義的訓練。很多互動是沒有立即的用處的,可是很多東西是你好好被理解你就會舒服的。不能一直永遠困在『有用、沒用』的迴圈。

  其實在深度心理學的定義來說,凡是追求效率、有用、沒有用、求生存,都是比較陽性的角度;陰性角度則是沒有用也沒關係,一種比較容納、滋養性的態度。

  隨著這樣的認識,阿信們才慢慢開始能允許自己放鬆放手,疼惜自己,才不再是隨時都想崩潰的哀怨熟女。

大心診所官方網站
大心診所粉絲團
✅ 大心診所部落格
大心診所Youtube頻道

Author

yr3zi98y6xu5@sg2plcpnl0083.prod.sin2.secureserver.n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