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愛自己是天賦人權嗎?】

  民主社會常說,天賦人權,也鼓勵大家要愛自己,但是這些人權真的是常態嗎?其實說來說去,常常是中產階級的自我想像而已。

  愛自己需要很多自我覺察,需要不活在自己的想像世界。可以這樣說,可是人要不活在自己世界裡面還真的蠻難的,我們很容易照著自己的判斷,照著自己的想像在過生活,因為你其實為了生活所逼,你就是一直這樣子run,你沒有多餘的力氣、多餘的時間、空間停下來去想一想這個方向到底是不是自己要的,那其實這種類似自我觀察,自我覺察能力一直都是這個世界滿缺乏的,世界沒有教我們,當然慢慢經濟富裕以後,才有下一個文化需求產生,大家慢慢比較能夠注意自己是誰。

  在某個時代以前,人基本上都是比較像是豬狗的狀態,比較像是工具的狀態,沒有一個『我是誰』的狀態,除了學我是誰,還要學我們是誰,我們怎麼合作、相處,意見不合怎麼去協調,現代的社會強調『我是誰』,可是都變成是個人主義的狀態,並沒有真的學會更多的合作。達爾文說的進化論引起學界很多爭議,一方面他的學說是強而有力的,可是一方面也讓我們充滿更多哲學或倫理學的困惑,比如說到底人性是自私的還是人性是和平共處的?

  就算用現代科學基因的角度來看,也是充滿矛盾的。基因是為了物種繁衍,但是基因的變化一直都是由自私與利他這兩種力道互相交織。一方面有想活下來的動力、自私的動力是亙古不變的,那但另一方面也有合作的動力、合作的基因,面對衝突的能力,面對衝突的基因,也是存在的。因為那是為了族群好,當族群好,個人也就比較能夠活得好。

我跟他人哪個重要,一直會是動態的矛盾,動態的辯證。『我跟我們』,『我們跟你們』,各個物種怎麼和平相處,各個團體怎麼和平相處,其實是還在演變之中,沒有標準答案。

  不能說『能合作保證活得下來』,也不能說『自私保證存活』。自私、為自己著想是一個能力,為群體著想、合作也是另外一種能力,要怎麼達到平衡才是每個個體還在摸索的。

  所以人類有把自己當一回事,是這百年來、五十年來才慢慢有的特權,而且現在很多國家也是狀況不穩,在貧窮線以下,他們能活下來就萬幸了,根本沒有餘力去把人性當一回事,所以把人當成人,不是世界歷史的常態,可是科技的演化還有制度的修改,的確有機會讓人類再進步一點。

  太多動力在拉扯,沒有人知道人類未來會往哪裡走,只是我們知道說有一些珍貴的好東西的確慢慢被發展出來,要保持人性就是要能掌握這些珍貴的好東西,比如說能夠面對情緒、容納情緒,體諒情緒、管理情緒,這是其中一個重要能力;能夠理解有衝突的產生,學習互相對話,學習面對衝突,互相調解,這也是一個重要能力;學會自己需要什麼,學會認識別人需要什麼,學會在你跟我之間怎麼協調,怎麼拉扯,怎麼合作,這也是一個重要能力,這就是珍貴的好東西。

  在過去社會的常態,是鬥爭要鬥出個你死我活,直接用各種特權、方式把你殺掉,這才是真正的常態。太平盛世並非常態,全球化並非穩定的常態,目前世界局勢在激烈變化中,每個國家也都開始有些新的變化了。甚至以前說全球化怎樣怎樣,世界大同,那都有點太天真了,現在各國又開始有一個比較各自分化結盟的趨勢。

✅ 大心診所官方網站
 大心診所粉絲團
✅ 大心診所部落格
 大心診所Youtube頻道

Author

yr3zi98y6xu5@sg2plcpnl0083.prod.sin2.secureserver.n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