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關於完美主義(三)『我就爛』其實是一種潔癖?】

作者/王家齊心理師


那位少年踏進輔導室時,我不禁(偷偷)深吸了一口氣—

他把同學揍了一頓,老實說,這在國中並不特別

他上課怒敲了教室的窗戶,說真的這也不算罕見

但是,當他進門時,一股夾雜汗臭與煙的特殊氣味搶先衝了進來。

他的頭髮油膩而捲曲,夾雜著上衣的髒污與永遠只塞一半的褲子

少年一屁股在輔導室的沙發坐下時,我偷偷懊悔昨天沒把薰衣草精油塞進背包…

看到這,你覺得他是什麼樣的少年?

多半你會聽到(包括我自己)這樣的評語:分心、衝動、不負責任、不知檢點、不會照顧自己、對未來沒想法…

但如果我說,他其實是一位心理潔癖的少年呢?

少年喜歡打棒球,為了參與他的世界,我們就趁著放學時間在操場KGB(傳接球)起來。

偶爾有幾個同學哥兒們來湊熱鬧,我是來者不拒,但少年倒是挺有意見—

『媽的你很爛欸,會不會接球啊!?』

『幹蹲低啦,蹲低不會喔!』

 『這種球你也打不到,換人啦換人啦給老師打(欸不要拖我下水啊)』

少年不只是嘴砲喔,我在旁邊可以看到他的基本動作確實,補位也算積極,只是,只是就囉唆了一些…

果然沒多久,少年大吼『幹算了你們不想打就不要打』,哥兒們也就紛紛散去。

望著少年一個人拿著球棒手套譙髒話,我想他心裡清楚自己對於這項運動,對於自己的要求有多高。

但也因為自我要求這麼高,而感到恐懼,也感到挫折與憤怒。

我們要如何把這兩個少年擺在一起認識?

首先,『我就爛』其實是一種對『心理潔癖(完美主義)』的回應,當內在的潔癖失敗了,也就是心中理想與現實狀況對不上時,擺爛就作為一種防衛而啟動。

『我就爛』的梗圖就是這樣,為何『我就爛』要微笑比個讚呢?如果先承認自己就是爛人,『我是不是不夠好?』的恐懼就會暫時被壓抑,這其實是一個保護機制,讓我們不用承受被評價的痛苦。

 (順帶一提,最痛苦的往往不是真的被哪個人評價,而是自己給自己的評價)

此種保護機制的變形就是『拖延』,如果我不做,我就不用面對做了會失敗的後果,以及隨之而來的恐懼、挫折與憤怒。

為了讓拖延『合法』(別忘了這是一種心理潔癖),我們就會用『合理化』來說服自己繼續拖延『再一集…』『再過兩小時…』『再有一次機會的話…』。

而這一切,其實是在用『小痛苦』保護自己免於面對羞愧的『大痛苦』,如同草東沒有派對《情歌》的歌詞—

不是夢所以才痛 睡醒了再說

但那挫折和恐懼依舊 但那挫折和恐懼依舊

後續:少年其實是有機會參加棒球隊的,就我的立場也覺得『有真正』的教練訓練他會很不錯。

但球隊徵選當天,他並沒有出現。

事後他找了一些藉口,也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教練和我除了不爽,倒也無可奈何。

那天放學,他沒有找我丟接球,而是一個人在校園晃啊晃的…

很多年後我才懂,也許那一刻比誰都痛苦、憤怒的,是他自己。

✅ 大心診所官方網站
 大心診所粉絲團
✅ 大心診所部落格
 大心診所Youtube頻道

Author

yr3zi98y6xu5@sg2plcpnl0083.prod.sin2.secureserver.n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