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中年怨偶是怎麼煉成的? (下)

認識四個親密殺手

很多中年夫妻他們表面都會看起來好像很多事情都可以一起面對,可是你仔細去看的話,你會發現,它裡面沒有那麼多的合作。大部分都是不恰當的工作分配,可能會有一方會把所有責任扛起來,或是有一方做所有主導,基本上裡面是很少有討論的,很少有協商。

所謂的合作就是兩個人要把意見都丟出來,就會發現很多意見不一樣,就會有討論,有妥協,有時候是你讓,有時候是我讓。有時候是理解,去理解為什麼我是這個邏輯,為什麼你是這個邏輯,兩個人做事的差別在哪裡,風格不一樣在哪裡。不是一開始就要爭對錯:「我的想法才對!」;也不是指責:「你怎麼那麼笨!」;也不是急躁:「這樣子做一定會失敗!」這句話既是急躁也是指責。

好的交流互動,不是急躁、不是那麼多的妄下判斷、不是為了效率把彼此的討論、協商跟理解都放掉了。但通常是,只要一面對兩人差異就會開始吵架,所以最後就形成一個很怪的默契。接著有一個人就擺爛,就會說我不要管了,管了你又要有意見,所以就不管。可是他擺爛另外一個人就把它撿起來做,就把所有都做完,可是因為沒有協商,另外一個沒有做的他也會不滿意,做的人委屈,不做的人委屈,因為他的意見沒有得到採納。所以他們表面看起來有很多事情處理掉,但實質上要嘛就是檯面上充滿吵吵鬧鬧、砲火,要嘛就是久了以後已經倦怠了,就開始大家迴避衝突,不要再討論了,照一個很爛的過去的模式,一個工作默契來決定怎樣把事情處理起來。

表面沒有煙硝味,其實下面是暗潮洶湧,大家都各自委屈,各自不快樂。這些卡住協商不來的地方,很多斷裂與空白,因為沒有去面對處理彼此的差異。

爭對錯、爭好壞

夫妻相處有很多殺手,第一個最怕的就是「爭對錯」。兩個人意見不一樣的時候,就會忍不住想要證明自己是對的。

第二個跟它有點類似是雙胞胎兄弟姊妹是「爭好壞」。你要同意我,因為我比較好。或是想要被接受,因為這樣自己才會感覺是比較好的。所以想要自己是好的,不要是壞的,這種感覺是很強烈的。

以上兩個都跟我們文化相輔相成,我們文化很在乎對錯,要有標準答案,對的人就會被認為是好的。好的跟對的很容易黏在一起,其實那是兩種概念。這兩個都是人在親密的時候,很快要被滿足的需求。所以到底要聽誰的,這個是在討論事情來說最大的難題。它只有唯一的可能性,不是聽你的就是聽我的。好像聽了你的,別人的東西都是錯的、爛的、不好的,這個是很大的殺手。所以能夠和諧相處的夫妻,他們要學會合作的藝術,要懂得什麼叫親密,能夠面對這些衝突,克服這些不愉快,更了解彼此要什麼,才能夠把親密給創造出來。

指責對方、以為對方什麼都要知道

第三個親密殺手是很會指責別人,很會說你哪裡不好,你哪裡是錯的,可是很難說『我需要什麼』,比較是會說,『我是對的』,『我是好的』,可是不容易說『我要什麼』。實質上常常是在我要尊嚴,我要面子,我要你的在乎,我要你的關心,但這說不出口也無法辨認。

練習知道我『真的』要什麼,其實是要不斷練習才能夠慢慢把它分辨出來,才能說出來的。我們文化是很少訓練這個,其實在講這個會有困難。比如說是男性,男性就不能示弱;女性會不想要講,因為常常會需要另外一半當自己肚子裡的蛔蟲。

我不用講你就應該要知道啊!』這就是第四個溝通的殺手。你不講不會有人知道。這個是內在小孩的需求,好像我不用許願,我的父母或是神仙就會自動給我所有我要的照顧跟滿足,這個其實是比較小孩的、幼稚的、退化式的願望,在親密關係更容易展現出來。沒有辨認,不講,的確會造成很大的阻礙,再來就是,講了以後就會變指責,你應該要知道啊!你怎麼可以不知道呢?你怎麼那麼笨,你竟然不知道。又講不清楚自己要什麼,或是講要什麼又多了指責,溝通就會變得很多困難。

續看 中年怨偶是怎麼煉成的? (上)

Author

yr3zi98y6xu5@sg2plcpnl0083.prod.sin2.secureserver.n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