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百種人]當陰鬱文青進入心理諮商

有一種文青男是這樣,他們很喜歡文藝的東西,喜歡作文藝批評,看那種很難的藝術電影或看很難的文學批評的東西。

這種男生通常都瘦瘦白白的,不太運動,有點弱不禁風,像林黛玉一樣。可是他們嘴巴很壞,常常口出很多尖銳批評的話。

同時內心又是跟朋友疏離的,因為他覺得沒有人可以懂他,沒有人可以承受他那些內心話。

他內心其實是對世界很多敵意憤怒、很多攻擊的,他想要隨心所欲的批評,講話都很刻薄。可是這些講出來的話就會影響人際關係,所以他們又會忍耐下來。所以他通常只會有一兩個知心好友,抱著崇拜他仰望他的心情,聽他講那些刻薄的話,所以他的朋友是很少的,他很少好朋友。

他生活很多秘密,充滿幻想,看那些藝術電影、耽溺在那些巨大的情緒,覺得沒有人懂他,覺得自己很懂這個世界,懷才不遇對這個世界心懷不滿。

他們進到心理治療裡面的時候,會講很多長篇大論,可是他其實又很提防心理師,怕心理師看不起他的,會想要攻擊他。所以他們常常會欲言又止,講話拐彎抹角。

他們內心其實有一個最大的渴望,他們想要隨心所欲的壞嘴,想要罵誰就罵誰,甚至可以罵心理師。想要挑剔心理師沒有效能,或是不懂他、沒有給他解決之道,他講那麼多了,他還是一樣陰鬱,人生沒有好轉,他還是一樣沒有朋友。

他想要把這個怒氣怪心理師可是他們又不敢,因為他們通常有一個很強勢或是很情緒化的父母親,所以他們從小也要看他們臉色,看他臉色會帶來很多怒氣可是又不能發出來,所以這種陰鬱充滿怒氣的狀態就一直帶著在人生裡面,所以他們想像心理師也會像那些無法承受的父母一樣,變成又情緒化又無法承受這些攻擊力道的大人。

所以這裡治療的契機就是,心理師要發現他其實內心有很多攻擊的慾望,要幫他把這些攻擊的東西辨認出來,去認識他,他其實是很想要說,可是又怕心理師會撐不住,所以做很多忍耐。

若是他們忍耐很久,這個願望沒有被發現,這個慾望沒有被體驗到的話,他很快就會離開心理治療。

他的治療契機與關鍵就是發現他想要攻擊人又不敢。

他不一定要真的罵出來,可是我們還是要聽聽看他內在的那些不滿到底長甚麼樣子,其實很多是沉溺在自己內心的幻想狀態,這種文青式的耽溺幻想,自怨自抑懷才不遇,全世界都對不起他,每個人都很蠢笨的這個部分還是很值得被認識。

而這種才子,充滿對世界抱怨與攻擊的才子的內心歷程,其實往往也是另外一種魯蛇的面貌,因為攻擊性無法展現,生活就充滿困頓,就無法開始創造了。

Author

yr3zi98y6xu5@sg2plcpnl0083.prod.sin2.secureserver.n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