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就讓我來告訴你憂鬱症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為什麼打死我們就是不就醫?[Part 3]

Part 2 點這裡,想從頭開始看了話 Part 1 在這裡

所以說,我真的活了!有個病友在網上問我,這個失敗的感情沒有讓你覺得更敏感、多疑、自卑嗎?

我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答案是:如果是以前的我的話,會。

但現在的我會堅強地說:不會!

以前的我是在一直處在憂鬱狀態下的,一個新的打擊只會讓我更加自卑、多疑、憂慮,讓我更封閉,讓我的病情更嚴重。但,在我不再憂鬱了之後,我的心態是完全不一樣的,這種狀態是在憂鬱時的我完全無法體會的。我放開了,我成長了,我的心真的健康了。在這種浴火鳳凰的狀態下,一個新的失戀打擊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新的挑戰,我的心告訴我:

我來克服你吧!

但我想說,不要小看失戀的傷痛,雖然天天都有人在失戀,我們一生中也會經歷過好幾段失敗的感情,到後來很多人都說“看開了”,好像稀鬆平常。不過,失戀,絕對不是一個小事件。

失戀可以對一個人的心理狀態造成重大的傷害,尤其是對憂鬱症的朋友們。如果你失戀了,最好找個心理諮商師尋求幫助,為什麼呢?雖然心理諮商師無法免除你的痛苦,他們卻有些技巧可以教導你如何與這個痛苦相處、接受、並且度過這個人生難關。

心理諮商師可以教導你,並幫助你加強你的”心理恢復能力”。這”心理恢復能力”是什麼?在我們的”心”生病時,它是有自癒的能力的,就像感冒了不吃藥也會好一樣。但憂鬱症的朋友們的”心理恢復能力”很差,就像一個已經得了感冒的病人又另外引發了一個新疾病一樣,病上加病,雪上加霜,在這個情況下憂鬱症的朋友是無法靠自己的能力恢復的,必須要吃藥,而這個”藥”,就是心理諮商師。他們會教你從傷害中好起來的技能,一些已經得了憂鬱症的人(像我自己以前一樣)就是想要自己從零開始自己學心理學來治療自己,

我問你,當你已經發燒了,你才開始讀藥學、病理學,來治癒自己的發燒的問題嗎?

這是你人生中一個重大的危機,要把危機化為轉機,就是找一個好的心理諮商師,跟他好好的學習,接受他的心理治療,再一次次的心理諮詢中讓他幫你把你從危機中拉出來,同時與他學習這些技巧,這樣,你以後就會知道如何面對這些人生中的糟糕事情。

另外,憂鬱症的朋友通成都是心思很細密的人,我們想得很多,反思很多,但當我們的憂鬱症發作時,我們的視角會被限制住,我們的思維會陷入泥沼,

我再問你個問題,當你陷入泥沼時,你有辦法自己爬出來嗎?

一個好的心理諮商師就是一個優秀的旁觀者,是一個強而有力的第三隻手,把我們從泥沼中拉出來,像一面鏡子一樣,客觀的找到我們的問題所在。

我也知道有些憂鬱症的朋友會怕心理諮商師會偷偷的利用一些心理技巧來扭曲我們的人格、干涉我們的生活和思想,Judge 我們,對我們說道理。但我想說,這不是一個優秀的心理諮商師的行為,你仔細想想,Judge 我們,對我們說道理,干涉我們的思想,我們這些憂鬱的朋友會變好嗎?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因為我們有一個獨特的經歷,而這獨特的經歷造就了我們的思想,單純的去糾正我們的思想就會讓我們有所改變嗎?我們接不接受他人的糾正還是另一回事呢!所以,良好的心理諮商師是不會這樣做的,他們的出發點是要你康復,不是植入觀點進去你的腦袋。他們更像是一個良師益友,積極的回應我們,傾聽我們的問題。

也有些憂鬱的朋友會說:他們又不懂我,他是個陌生人,怎麼可能聊一次就懂我。他不懂我的人生經歷,不懂我的痛苦過往,他怎麼能了解我、幫我。

但世界上又有誰能夠完全的懂另一個人,就算是我們的枕邊人都不一定完全懂。

我在拋一個問題讓你去思考,每個人的體質也都不太一樣,那醫生治療我們的時候,會因為每個人的體質差異而治不了感冒發燒嗎?

我們對於心理諮商的需求不是要一個完全懂我們的人,而是一個能站在你的立場上替你考慮問題的人,其實,一個好的朋友也能做到這樣的,只不過憂鬱症的朋友通常沒有這樣的管道(要不然我們就不會憂鬱了)。所以,不要以為心理諮商師都是妖魔鬼怪,一個陌生人想來控制我們的思想,他們不會、也不行,他們是一個客觀的鏡子,想要積極的幫我們找出問題所在,想要把我們從泥沼拉出來,僅此而已。

當然,如果你遇到了一個心理諮商師不斷地給你意見、講道理,干涉你的自由、意見,一定要換掉他。合格的諮商師是要讓你感到舒服的,像一個朋友的存在。另外,也並不是很有名、很厲害的諮商師就適合你,就像體質符合不符合藥一樣,再怎麼有效的藥,不符合體質了話也沒有用,只會得反效果。請記得,

心理諮商是一個信任關係,是一個好朋友,一個很厲害的人就一定會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嗎?

憂鬱的朋友還有一點,我們都很喜歡探討一些深刻的問題。最常見的就是“意義”。為什麼我會活著?我們只是宇宙中的一個小沙粒,好微不足道,這樣有什麼意義?忙碌有什麼意義?我自己曾經也是這樣。為什麼我們想思考這些“意義”?因為我們需要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因為我們過的痛苦,只有從這些高大上的問題裡得到答案我們才能解脫。

不然,沒有答案,我們就有理由可以用另一個方式得到解脫:死亡。這也就是為什麼會有一些憂鬱的朋有走不出來的原因。但我想跟你說,想這些狗屁道理實在是太他媽的痛苦了,我想出來了意義又能怎樣,生活就會改變嗎?當然不會,為什麼我不去想“我該怎麼好好享受這個下午,享受活著的感覺“

我有個朋友就喜歡想這個問題,他覺得他的人生是不一樣的,他看不起那些庸庸碌碌的人,我就問他,你去思考“深刻“的問題,做一些”高大上“的事,不就是因為對自己的價值感到懷疑嗎?那你一直去思考這些問題,像這些”意義“,你就能證明你的價值嗎?我們要證明我們的價值不是一直去思考就會完成的,是要靠體驗出來的。

他又跟我一直辯論,搬了一堆大理論。我沒說什麼,因為我瞭解他,我曾經也是這樣。

但,現在的我,要像千千萬萬的開心人一樣開心的活著

我的,新生活。

Author

yr3zi98y6xu5@sg2plcpnl0083.prod.sin2.secureserver.n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