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催眠概論7:催眠治療胃痛的故事

一名事業有成的中年工程師主管,為了工作煩惱而來,工作上面常常會有很多焦慮的東西,其實在做治療的時候就慢慢把它處理掉了,也談了跟太太的關係,他不太知道怎麼處理、分辨別人的情緒,所以常跟太太會有一些辛苦的地方,常有一些口角。理工訓練的背景常常是這樣的,很會解決問題,可是不知道抽象的情緒要怎麼處理、怎麼認識,情緒對他們來說太抽象。隨著一次次諮商,他慢慢可以了解這些情緒,跟太太關係也慢慢修復、進步。

他長期以來有一個衍生性的問題,就是他常常胃痛,當然很明顯緊張焦慮的時候就會痛,煩工作的時候,跟太太吵架的時候,胃也會開始痛,這當然是很常見的東西。他要學的就是開始知道自己很容易焦慮,要學習放鬆技術,學習深呼吸,注意到自己常常過度鞭策自己,去把這些焦慮的節奏重新調整。這常常是焦慮的工作者需要在35歲後開始要學會的課題。

其實很多人胃都有問題,有胃食道逆流、胃潰瘍、消化不良的狀況。因為焦慮的情緒很容易影響消化,久而久之就會胃酸過多,造成胃食道逆流。所以焦慮、壓力跟肚子的反應是很有關的,這是主流的心理治療常做的方向。可是也可以用一些比較另類的技巧來去處理他的焦慮。當然第一個他要學會放鬆嘛,放鬆的下一個階段,開始用放鬆技巧轉成催眠技巧,去感覺、觀察他跟身體之間的關係。

催眠技術裡面有一項技術叫做「跟身體對話」,他要透過大腦的想像力,因為我們說催眠其實是在運用大腦的幻覺,讓他的想像力去感受到胃裡面的狀態。甚至有些可以催眠的比較深的人,他可以感覺他的胃好像有訊息要告訴他,他的器官有話要跟他說,或是他器官在傳達一些訊號跟訊息給他,這個叫做與器官對話的技術。

這個怎麼做呢?當他試過放鬆以後,開始去感覺他身體各種直接可以感受到的反應,比如他的胸悶不悶啊,呼吸順不順啊,這些是一定都可以感受到的,當然有些人覺察力比較弱啦。可是一般來說,這個實際具體的身體反應,所有人通常都可以感受到,開始感受到後,藉由這些媒介開始進入比較抽象的幻想世界。

治療師就開始說,感覺你的肚子是熱熱的?是悶悶的?他就會開始感受這些身體感覺,只是這些身體感覺已經開始有點抽象的性質在裡面了。悶悶的、熱熱的開始就會感覺到痛痛的、刺刺的,接下來就問他說,那你可以看到什麼畫面嗎?也許那種視覺傾向比較重的人,他在收到這個問句的時候,因為他是閉上眼睛,已經進入半夢半醒的狀態、作夢的傾向,透過配合的問句,他就會開始看到畫面。就像我們做夢一樣感覺到有些東西存在,他可以感覺到刺刺的,像是針在刺,或是有石頭壓在那邊,或是有傷痕、有刀在那邊。當你已經出現這種感覺時,就是開始編織幻覺,已經進入更多的幻覺、幻想狀態。

可是這裡面都是有情緒隱喻的,裡面也有一些傷痕,而且他看到傷痕的確就是他過去的傷,或是他內在的創傷,這些被受傷的部分,他就可以開始去認識它,開始對話。比如說他可以跟胃說,對不起,讓你受了那麼多傷。

當人在催眠態的時候,感受到自己內心有傷口、有痛苦的時候,他的情緒也是蠻容易冒出來的。他可能會感到哀傷,或是他會感受到一種很深的悲哀,或是很深的沉痛,我們用語言在形容這些東西的時候,又是身體的又是心理的,其實我們的語言很貧乏,在這些狀態裡面,它不是那麼好形容的。我們必須要用這些貧乏的語言配合這些幻象開始做工作,於是他就可以開始說,『對不起,讓你受了那麼多傷。』

也可以去探索這個傷到底長什麼樣子,這一個中年男子赫然就在他胃裡面,千瘡百孔的傷裡面,再往下一看,他就看到一個「死」字,刻在這些傷口裡面,這個東西當然很明顯是個隱喻,就像我們要解夢一樣,它是個隱喻。再去探索就發現有好幾種可能,要憑他的大腦狀態去發現它真實的意思是什麼。例如有可能是,過去他們家族都有這種胃病的狀況,甚至會有一種死亡的擔憂,所以當他出現胃病的時候,他也開始有死亡與痛苦的恐懼。這是繼承他爸爸或他媽媽過去,或是祖先因為胃病而死亡的一種壓力。他就是在說:「啊!我會死!我會死!」所以看到胃就想到死,對死亡很深的恐懼就這樣烙印在他的肚子裡面,這既是幻覺也是一個隱喻。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可能,就是他承擔太多的東西,這些東西讓他覺得快要負荷不了了,他已經痛苦到要死了,所以胃在跟他說,我已經快要受不了了,像是要死掉一樣,可能也有這個意思。

看到這個「死」字,對於一個沒有做過催眠卻又能夠進入催眠態的人來說,這當然是一個很震撼的東西,所以催眠有時候就有這種戲劇化的效果。發現:『喔!我真的嚇得半死,原來我胃裡面裝了這麼多東西。』但是對治療師來說是裝了這麼多壓力和情緒,只是它意象化變成一種符號,變成一種畫面,變成一種很強烈的比喻,這個比較容易讓人家懂。他接著當然就要去面對他太傷害身體,承擔太多壓力,內心也太多害怕跟恐懼了。當他醒過來的時候,因為他意識是觀眾,還記得嘛,他不是進入一個完全失憶的催眠狀態,所以就可以再跟他延伸做一些深入的討論,那這樣子他就比較容易釋放這些壓力,比較釋懷,更容易了解自己。

所以為什麼有些治療師喜歡依賴催眠技巧,因為有時候它繞過語言的迷宮,直接進入到身體層次,把無法言喻的情緒狀態轉成一種意象。簡單來說,就是直接跟潛意識工作、溝通,好像還蠻有效率、效果的。所以有些治療師會習慣用這種方式,可是重點還是都要評估,而且其實是要建立良好的關係,做這些看起來像是很神奇的治療技術,效果才會好。不然在還沒建立關係,就看到肚子裡的「死」這個字,其實有時候會帶來更多的慌亂跟驚嚇。有些人甚至就突然醒過來說:「我不要做了!我不要做了!」所以治療不是在追求這些魔幻時刻,而是前面有鋪陳,後面有良善的收尾,這才是一個好的治療過程。

那他做了幾次才開始做催眠?

這種應該至少要做兩三個月或是半年,他開始能比較放心或是比較認識他的個性,做這些畫龍點睛的技術就還蠻有感覺的。這就是市面上很多治療參差不齊的原因,很多號稱催眠師的人,他們其實連催眠敏感度也沒有測試,人家一點餐要什麼就給人家什麼,沒有做評估,沒有做鋪陳,所以催眠後來出事情的都很多。甚至也有那種上催眠課,後來想起自己被壓抑下來的童年創傷。那種很慘烈的,比如說被爸媽打,甚至被重要他人給性虐待、性侵,這種根本無法承受的記憶,可是同時又是影響人生最重要的記憶。他的身體就是知道他不能承受,就讓他忘掉啊,結果他用一些作弊的方法把它給打開,像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開了不該開啟的房間。

很多童話故事都在說這種內心的隱喻,因為好奇看見不該看見的,就開始被地獄的惡鬼追殺,很多東西都被毀滅掉。這個似乎藏在我們人類集體潛意識的心智結構,就是當你要準備好有力量的時候,你才可以開啟該開啟的,不然的話你就會受到懲罰,你就會打開地獄,你的自我就會被地獄給吞噬掉。認識潛意識這是非常神秘的領域,有適度的鋪陳準備,有人帶領,都會讓這個旅程變得比較安全與順利。

Author

yr3zi98y6xu5@sg2plcpnl0083.prod.sin2.secureserver.n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