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催眠概論5:六種催眠的方式(上)

1.操弄的催眠

第一種,催眠的確有操弄或操作的功能,所以很多個案其實是用來做身體的改變,比如說戒菸、戒掉上癮症狀。可是我們有說過,會有癮通常都是有痛苦、有焦慮要處理,你那些癮是一個宣洩跟安撫的管道,當你把一個洞口封死的時候,那個地下水流或是像岩漿一樣的這些身體需求或心理需求,會另外找別的洞口冒出來噴發。所以你蓋掉A洞口,如果有其他地方比較脆弱或是有縫隙,就會從那邊噴出來,你永遠戒不掉癮。 

你現在把菸戒掉了,你可能下次開始喝酒,或是你開始會有自我毀滅的衝動。或是你開始身體容易發炎,你開始便祕,你開始胃潰瘍。因為你一直處在焦慮狀態,身體就會有發熱、發炎的狀態,你過去用菸來舒緩,現在沒有一個處理地熱的方式,你身體就會開始火山爆發,整個大發炎,或是傷口都不容易好。這個生理上面就會說,因為你的壓力指數已經到一個程度了,你的免疫力就開始下降。免疫力是一個很神秘的機制,你哪邊免疫會出狀況,還真的沒有人會知道。要是出在循環全身的,它就是會在某個地方好像挖出一個破洞讓你被病原體攻擊。 

所以第一個是用來操弄身體或是操弄什麼的催眠。儘管是可以操弄的,但也只能治標不能治本。 

2.激勵的催眠 

第二種催眠。催眠既然可以操弄,就可以幫你轉成正向,所以常常用來做激勵的效果。比如說你上台會恐懼,考試會恐懼,你可以連結一些比較正向的意象。把這些恐懼、焦慮的東西縮小、釋放,讓你慢慢變得好像有力量的感覺,讓你勇敢,自我力量更強大,自我感覺良好,克服那些你不喜歡的負面情緒,讓你變成超人一樣,或是彷彿擁有超能力的一種正向的感覺。 

它還可以跟一個幸運物連在一起,你可以指定一首歌,指定一個手勢,指定一個小東西,你去摸它、做了這個手勢、聽了這首歌,這個正向感就會被召喚連結起來,這是一個綁定的效果,也是一個制約連結的機制。比如說,當你上台的時候,你就摸一下這個幸運物,做一下這個手勢,或哼一下這首歌,做了這個定錨你就比較不怕了。考試焦慮也可以這樣處理掉。 

所以催眠有這種激勵的效果,本質上還是一個操弄。它就是讓你用這種大腦修正的方式壓下來,讓你的負面情緒不要無止盡的擴大。但實際上如果你有一個持續製造負面情緒的思考機制的話,這種方式還是會被破解。因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過去所受到的制約訓練,如果不好好去一點一點化解這些思考迷宮的話,它們就是有辦法製造很多黑暗的情緒,破壞你設下的法術,所以操弄有短期效果,沒有長期效果。當然很多人還是需要或是相信激勵這一套。 

比較廣泛的催眠還包含張開眼睛催眠。所以那些呼喊口號激勵的方式,做一些角色扮演,講隊呼、口號,大聲說,「我是最好的!」這種激勵的方式,其實也是一種催眠的手法。所以為什麼一些企業在員工訓練的時候,他們喜歡讓基層員工一起做早操、一起喊口號,因為藉由短暫的大聲朗讀,去改變自我意象、改變自我認同,喊這些口號彷彿自己就變成那種人。的確是對一些頭腦比較單純,比較不會想太多的人來說是會有這些效果,尤其大家一起做會互相感染這種情緒。 

所以人是很容易被影響的,一個人做效果不好,可是兩個人、三個、十個、五十個人一起做,甚至一百個人一起做一件事情,我們是一起的,你的感覺變成我的,我的感覺變成你的,大家都只有一種感覺的時候,那種狂熱、那種迷幻的效果其實對大腦都是很強烈的操弄。邪教也是這樣,或是各種狂熱組織也是這樣,包括選舉也是這樣子。我們都是需要融為一體,一起相信某一件事情,一起產生某種狂熱信仰的生物。所以激勵是可以被操弄的,相信某件事情,狂熱也是可以被操弄的,這也是廣泛催眠的一環。所以坊間有很多激勵課程,其實就在做這樣的事情。 

若是他如果從小就有一個負向的自尊,譬如父母虐待他,這是改變不了核心的。一方面有這種背景長大的小孩,因為太痛苦,他們會很吃這一套,很被這種激勵、訓練課程吸引,可是一方面他們就像上癮一樣,一直停留在有人餵糖給自己吃,可是他就是改變不了他的內在核心。一旦這個課沒有了,或是沒有持續去,又沒效了。而且這課通常都會因為這樣子,他會需要你繳交大量的學費,而且它也沒效果阿,你付出更多代價,你就得更相信這是有用的。所以要藉由剝削你,來讓你自己催眠自己,自己說服自己。自己說服自己常常是最厲害的催眠。所以厲害的催眠不一定要閉上眼睛,讓大腦製造夢,其實用語言、用情境、情緒的狂熱,讓你張開眼睛的時候就開始被渲染、被影響,這是激勵型的催眠。 

3. 療癒型的催眠 

第三種催眠是療癒型的催眠。去一層一層的感覺身體的狀態,一層一層去體會放在身體不同層次的情緒,裡面都會藏著過去的經驗跟創傷。情緒身體經驗、大腦機制,是互相交織疊在一起的,主流的心理治療不太著重處理這個層次,因為主流心理治療師比較依賴語言的,用語言去探索。可是對於神經系統的變化,對於感官的變化,沒有那麼多著墨。 

但治療界慢慢有一些變化,例如透過呼吸方法,透過正念的覺察,透過舞蹈治療,我們開始對身體跟情緒的互相作用有更多的了解。整體來說,它還是一個蠻新、蠻未知的領域,包括大腦、情緒怎麼影響身體,如果去面對創傷的時候,記憶是怎麼被扭曲、被壓抑、被消失,又怎麼透過身體儲存?我們還在認識中。 

透過身體來存放情緒既是一個隱喻也是一個真實,我們的確會用不同的身體狀態去記得某些核心的記憶。因為很多記憶其實是非語言的,雖然主要我們是用語言來儲存記憶,然而很多記憶是語言無法定義與形容的。它充滿各種畫面聲音,各種感官刺激再加上情緒,這種東西那麼原始、那麼本質,語言是駕馭不了的,它會像海浪一樣一下子衝擊過來。 

當海浪這樣整個包圍著你,拍打著你,可是你就只能用語言說,「有海浪喔!」相對於豐富的感官,語言有時候的確是很貧乏的。雖然當我們演化成靈長類的時候,我們開始用語言跟工具去駕馭這些豐富的語言以外的意象,可是它始終是一種二元對立的辯證,這比較哲學,就是有語言可以駕馭的層次,有語言以外的東西。人類的心智始終處於不協調的狀態,當然理想上它好像要找到一個平衡,它其實是一直動態的在互相影響的。 

催眠就是運用語言去操作感官,前面說有時候我們用語言可以操弄,重新定義你的感官。比較療癒式的催眠是用語言去探索你藏起來的記憶,你藏起來的情緒,藏起來的身體感覺,它是好奇的、探索的,所以它才有發現的可能。發現是為了好好容納,容納是為了可以面對還沒準備好面對的傷口,所以它有修復的可能性。療癒式催眠不是要去處理內心傷口,它治療的概念不是要把傷口從『不對』弄得『對』,而是因為知道有痛開始去認識、去容納。因為心裡的痛是沒辦法變不見,只能藉由容納和理解,慢慢像冰塊一樣融化掉,才會好起來。 

一樣的狀態,當我們在講療癒式催眠的時候,語言又變得很貧乏,因為它整個過程都是一個非語言的過程,只是為了學習的方便,我們才練習用這麼貧乏的語言講一個創傷治療的過程,因為人類幾乎要利用語言才可以學習與傳播。 

整體而言,催眠在做創傷的治療其實效果還不錯,因為它可以繞過意識系統的自我保護機制–通常稱為防衛機制。會有防衛機制因為很多時候是不想面對,不想想起來,或是說會損害自己的自尊或是太羞恥了,這些都是保護機制。可是保護久了,它該面對有天還是要面對,透過催眠我們可以巧妙的繞過那個防衛機制,去碰到內在傷口,找到傷口就可轉換變成資源。所以這個又有童話故事的隱喻,像是阿拉丁神燈,他就是進到洞穴找到一個關鍵性的寶物,當然找到以後他還是多災多難啊。也就是說,要學會使用神燈,學會駕馭這個力量,這個潛能。催眠有第三個功用就是療癒型的使用,這也是心理治療中,我們比較鼓勵用的角度。 

Author

yr3zi98y6xu5@sg2plcpnl0083.prod.sin2.secureserver.ne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